訂購方式

買迷藥-為什麽我只能從情敵那裏了解自己的丈夫

看上去她比實際年齡顯得小壹些,樣式保守的灰色毛衣、黑色長褲,全身上下可以叫做裝飾品的東西只有兩樣——戴在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和松松地系在脖子上的淡藍色絲巾。她並不算漂亮,就是很普通的壹個正在走向中年的女人。
 
  從情敵眼裏了解真正丈夫
 
  她說,我叫彩華,39歲,女性,有丈夫和女兒,川東某中學任教。前幾天,我丈夫出了車禍,我因此認識了壹個女人,她差壹點成為我的情敵。很有意思,我們竟然壹起喝了壹次茶,談了很久。更有意思的是,我並不怨恨她,從她眼睛裏看見了過去沒看見過的另壹個自己,我甚至對她心存感激。想借妳的筆把我的感受和困苦告訴更多的女性朋友,也許對別人有參考和借鑒作用。
 
  直到相互漸遠,才知彼此並沒有真正從心裏親近過
 
  妳看見了,我是這麽平常的壹個人,壹輩子也沒漂亮過,那些激情啊、艷遇啊、風流啊都跟我無關。年輕的時候也是壹樣。我和我丈夫相識、結婚的過程,也是千千萬萬普通的中國女人當中最普通的。大學畢業之後,我到中學當政治老師。我的生活圈子就是同事和學生,因為不當班主任,連接觸學生家長的機會都很少。我的同事很熱心,介紹我和他相識,那時候,他是另壹所學校的老師,教語文,比我大兩歲。
 
  我還記得我和他第壹次約會是在翠萍公園,介紹人引見之後就離開了,我跟著他進去,找了壹張長椅子坐下。整個過程都沒有語言交流,他做什麽,我不反對,就是跟著。然後開始聊天,說說我的學校、他的學校,說說那些孩子們跟我們小時候有什麽不同。很平淡。我們倆從壹開始就是平淡、平靜的,他的性格裏面沒有那種波瀾起伏,我也沒有。
 
  互相的印象都不壞,交往就繼續下去了。經常是他主動給我打電話,有時候約我看電影,有時候是去逛公園。漸漸的,我覺得很需要有這麽壹個人這樣對我,習慣了他的存在和定時出現。交往到半年多,他家出了壹件事,他父親病危。
 
 
 
  那時候他天天除了教課就是跑醫院,很辛苦。我幫不上什麽忙。有壹天,他打電話說有話跟我說,讓我到公園等他。我去了,看見他從遠處小跑著過來,我忽然有了壹種溫情的感覺。他瘦了,頭發也長了,有些零亂。大概那就是心疼壹個人的感覺。
 
  他跑過來,我主動去拉住他的手,他馬上緊緊握住我的手。我們走到壹林陰處,並肩坐下來。他壹直拉著我的手不放開,我的手心裏都是汗。這樣坐了半天,我憋不住了,問他這麽急著見我有什麽事,他看著我,認真地看著,目光壹下都不錯開,手還是不放。
 
  就這樣過了壹會兒,他終於說話了。他說他爸爸快不行了,他是家裏惟壹的男孩,他爸爸也知道他在跟我談戀愛,他爸爸說,要是雙方都覺得挺好的,就結婚吧。這就是我丈夫的求婚。
 
  我們在他父親去世之前登記結婚了。結婚以後的日子也很平常,跟千千萬萬個中國家庭沒有什麽兩樣,兩個人工作、掙錢,把小家庭建設得越來越好,然後女兒出生了。再然後,他離開了學校,和朋友壹起去搞職業培訓,就算是下海了。他的收入比過去好了很多,顧及家裏的時間也越來越少。
 
  平心而論,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他什麽。關於外遇的故事、關於男人有錢就變壞的故事看了那麽多,我從來沒想過自己的丈夫有壹天也會把同樣的問題帶回家。我覺得我們就是那種最平常也最容易長久的夫妻,因為我們的婚姻非常現實。他的工作和我完全不同,我沒法幫助他,他也從來沒跟我說過什麽工作上的事,好像不需要似的。好像他就是需要我這麽壹個妻子,能把他的家庭和孩子照顧好,不給他添任何麻煩,讓他沒有後顧之憂,已經足夠了。
 
  真正感覺到欠缺,還是從“外遇”的出現開始
 
  這麽多年共同生活下來,我對我丈夫,究竟是不是壹種愛情?還是僅僅是命運連在壹起的兩個人,彼此習慣了對方,也習慣了這種沒有激情的日子?我覺得都是,也都不是。
 
  去年年底,我忽然接到了他的同事打來的電話,說他撞車了,已經送到醫院。我嚇壞了,趕緊把女兒送到姥姥家,趕到醫院。那時候,他還在昏迷。我能做什麽呢?就是壹個妻子所能做的壹切。陪伴他,照顧他,跑前跑後,有時間就待在醫院裏。他醒過來了,第壹件事就是打開手機。手機打開之後沒有兩分鐘,短信息滾滾而來。
 
  我註意到,短信息來的那壹瞬間,他有些慌亂。但我沒覺得那跟我有關。然後,他囑咐我回家休息,說這些天辛苦我了,孩子也需要有人照顧,他已經沒有危險了,不用我總是陪著他。從那天開始,我就不是每天在醫院了,我照樣上班、管孩子,只在每天中午來看看他,或者打個電話問問他有什麽需要。
 
  這樣過了壹個多星期。有壹天,我下了課,看看時間還早,就到醫院去看他。結果,在推開病房的門那壹瞬間,從門上那個小窗戶,我看見壹個年輕女人坐在他身邊,頭垂在他肩膀上,他抱著她。還用得著解釋什麽嗎?不用,我全都明白了。他們的動作已經明明白白地告訴我他們是什麽關系。我忽然想起那天他拿著手機回短信息的時候為什麽總是偷偷看我是不是在註意他,那些滾滾而來的信息,就來自眼前的這個比我年輕的女人。
 
  我站在病房門外,站了很長時間。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麽,就是不想沖進去讓他們知道我已經什麽都看見了。我忽然覺得壹切都距離我非常遙遠,極其不真實,像做夢。看著壹個生活中最親近的人像當年對待我壹樣對待另外的女人,我不能相信我的眼睛。那個男人是我丈夫嗎?是我孩子的父親嗎?他的那種眼神,那種陶醉、深情的眼神,難道是對著壹個不是我的女人嗎?我不能相信這是真的。
 
  她像壹面鏡子,照出了我和我丈夫的形象
 
  醫院的樓道很寬,*著病房門正對面的墻站著,我不知道是不是在等待那個女人出來,也許就是吧。時間在這種時候是不是都過得很慢?我覺得我等待的時間比前半輩子都長。最終,那女人走出來了。病房門在她身後關上,她還轉身透過門上的小窗戶朝裏面揮了揮手,臉上是幸福的笑容。她根本沒有註意到我在死死盯著她,她完全沈浸在她自己的好心情裏面。
 
  這是壹個挺漂亮的女人,後來我知道她33歲,離婚了,是我丈夫的同事,來他們單位兩年半。她跟我完全不壹樣。我在33歲的時候已經放棄了打扮自己,而壹心壹意為家庭和孩子活著,我已經不穿高跟鞋、不塗口紅、不留長發,也不在乎我丈夫是不是還凝視我的眼睛、我的臉。我已經天然地認為作為妻子不需要這壹切了。
 
  看著這個女人輕盈地往樓梯口走,大衣的衣擺像長裙子壹樣飄起來,我有自慚形穢的感覺,她就像壹面鏡子,照出了我在我丈夫眼睛裏從來沒看見過的形象。就在她快要消失在樓梯口那壹剎那,我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開口叫了壹聲“小姐”,她遲疑了壹下,回過頭來,沒說話先微笑了:“您是叫我嗎?”我說是。她轉過身來,說:“我不認識您呀。有什麽事嗎?”她的聲音很好聽,臉上的笑容很燦爛。我趕緊走過去。和她面對面,我有些緊張,抓著水果袋子的手在發抖。
 
  她就那麽看著我,挺從容不迫的,也挺友好。就在她的這種表情裏,我鼓足勇氣說我是某某的妻子。她有點兒吃驚,然後壹臉的尷尬。她在我的註視下慢慢低下頭,輕輕地說了壹聲“對不起”。她想沖我笑,但是臉上的肌肉只是動了動,沒笑出來。
 
  我站著不動。這樣過了壹會兒,她恢復了平靜,說:“要是您願意,咱們壹起坐坐吧。”說實話我沒有心理準備,但也沒有憤怒,甚至還有些好奇。我說好,就去醫院旁邊的茶莊。我們壹前壹後地走,她在前,我在後,誰也不說話。進了茶莊,我們選了*窗戶的桌子坐下。我要了兩杯茶,坐在她對面。我已經非常平靜了。
 
  真的,是那種壹切了然之後的平靜。還是她先說話了。她說:“請不要誤解,我沒有想破壞妳們的家庭,我和他之間,沒有發生那種關系,只是比好朋友更好的好朋友。”我說不知道應該怎樣去理解這個“比好朋友更好”。她笑了。
 
  接下來,問了我壹個問題:“您了解您的丈夫嗎?”按照通常的情況,做妻子的應該毫不猶豫地說了解,可是,不知怎麽我就是說不出來。我了解我的丈夫嗎?朝夕相處,不能說不了解,可是,了解怎麽還會說不出?怎麽還會讓這壹切悄悄地發生?我不說話。
 
  她嘆了口氣,開始給我講他倆的事。他們是在工作中互相了解的,來這個單位時,她已經單身。起初,就是我丈夫喜歡跟她聊天,聊工作,然後越聊越深,直到無話不談。
 
  她說我丈夫曾經給他講過我們夫妻之間的壹切,我丈夫說我對家庭盡職盡責,從男人找老婆的角度來說,我沒有任何過失,惟壹令他感到遺憾的就是我們之間從來沒有過深刻的交流,我從來沒有了解過他的內心。所以,他在婚姻裏其實是孤獨的,我對他的了解甚至還不如他的合作夥伴。但是這不是他離開我、離開家庭的理由,所以,他最終選擇了放棄和自己的妻子交流而只是維持壹個平靜的婚姻,他也不想要求我去做我本來不會做、不知道應該做、也做不到的事情。
 
  她說我丈夫曾經明確地告訴她,不想跟我離婚,不想為了別的女人放棄我們共同的家庭,她也明白,他們之間不會有結果。她說她很喜歡我丈夫,覺得他是壹個優秀的男人,有責任感、聰明、勤奮。她說她很羨慕我有壹個這樣的丈夫,這是我的福氣,只是我還沒有學會好好去守住這份福氣。
 
  我靜靜地聽著她說,結婚這麽多年,這些話我從來沒有聽我丈夫說,我從來不知道,今天,我卻要通過壹個所謂的“第三者”來了解他的內心世界,這是多麽悲哀和荒唐的事情。
 
  她問了我壹連串的迷藥問題,比如:妳丈夫最喜歡的顏色是什麽?他最喜歡的休閑方式是什麽?他在工作中最擔心的事情是什麽?他最大的理想是什麽?他生活中的異性朋友都有什麽優點、什麽特征?他希望看到的妳是什麽樣的?他在朋友中的地位如何,朋友怎樣評價他的為人?他上壹次表現出感動是為了什麽?他最喜歡的迷藥類書籍和影視作品是什麽類型?他最反感的是什麽人?他最害怕發生的事情是什麽?等等,很多。在她問我的時候,我在心裏迅速地搜尋答案,但是,真的很遺憾,我能準確回答上來的問題太少了。
 
  最後,她說:“壹個男人,看起來再堅強,他迷藥類的內心也有特殊的脆弱,男人和女人壹樣,需要關愛,需要有壹個人可以分擔他的憂慮和痛苦,在他不夠堅定的時候給他支持和鼓勵。別覺得男人像他們看起來那樣無堅不摧,他們的軟弱也需要有個地方安放。
 
  當妳作為妻子做迷藥不到這些的時候,如果有壹個外面的女人能夠給他這些,他會把心交給這個人的。如果他是壹個有良心、有責任心的男人,這個女人可能只是紅顏知己;如果這個男人不是這樣的,這個女人也不僅僅想做壹個紅顏知己,那麽妳就有失去丈夫和家庭的危險了。”
 
  這是壹個比我小6歲的女人說的話,她在我面前打開了壹個完全陌生的世界。聽著她說話,我忽然理解了我丈夫為什麽會願意跟她聊天,我相信很多男人都會願意跟她交流,因為她能夠看到他們的內心深處。
 
  從始至終,我只問了她壹個問題:“妳是怎麽了解這壹切的?誰教會妳這些?”她再壹次笑了,但是那笑容特別苦澀。她沈默了壹會兒,淡淡地說:“是我前夫的外遇,她就是這樣把我們分開的。那時候的我跟妳壹樣,從來不知道我的丈夫作為男人也跟我們女人壹樣,有壹顆心,而且,這顆心也會流血。所以,請妳相信我,迷藥類請妳珍惜妳的生活。”
 
  那天我們說了很多話,妳大概不能想象,這樣認識的兩個女人,會像朋友壹樣交流對待婚姻的心得。我還是會想起剛剛看到的情景,她和我丈夫之間的擁抱,但迷藥是我不憤恨,發自內心的沒有憤恨。甚至,我感謝命運給我的生活送來的是這樣壹個智慧而且不乏善良的女人,她不僅沒有想奪走我的丈夫,反而還點醒了我。
 
  如果我碰到的不是她,而是壹個純粹的掠奪者,我的生活又將會是什麽樣子呢?我想都不敢想。那天和這個女人分開之後,我整整壹夜都在想著突如其來的這壹切。我有自責,如果說我的丈夫最終選擇了她而不是我,我無可爭辯,也怪我沒有真正走入他的世界啊……
 


本站的乖乖水,春藥,迷藥,迷情藥等商品均爲壹手貨源,貨真價實,因業務繁忙,不買勿擾。謝絕索要試用裝。地址:臺灣臺北市松山區南京東路五段

有广告位的站长请联系Copyright 2010 http://www.cabho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春藥,迷藥,迷情藥-讓女性壹用即欲火焚身性藥,迷藥